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德育天地>> 习作欣赏>> 正文内容

大渡河上浪滔滔

作者:无锡市北高中 高一(4)班 汤震宇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德育处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3日 点击数:

浪花呜咽着拍打着岸边,激起层层浪花,一位年近期颐的老人拄着拐杖,伫立在大渡河边,微风轻拂,仅剩的几根银发随风飞舞,一尘不染的军装上漾起不可察觉的褶皱。

   往事浮现眼前……

   两人是拜把子兄弟。他们来自同一个小村。

   年长两岁那位姓王,刚生下来父母就去了城里打工,奶奶靠着村里人的救助拉扯着孩子勉强度日,后来参了军。

另一位姓谢,家里算村中的富饶人家,一年前娶上了媳妇。抗日战争爆发后,随哥哥参了军。

80年前他们随红军来到了泸定桥,敌人先他们一步到达了这里,将桥上木板卸下,只剩下孤零零的百米铁索桥。风只轻轻一吹,桥身荡漾起伏,让人看了心中一阵哆嗦。敌人黑洞洞的枪口还在桥对面虎视眈眈。营长站在桥头默然,思索良久,最终下令挑选一批身体素质优良的同志组成一支敢死队,谢同志成为了其中一员。

行动前一晚,军营。

小谢双手抱头,两腿交叉平躺于草地上,遥望着辽阔的星空,感觉触手可及便伸手去摸,摸了个空,夜空中竟浮现出媳妇和娘的模样。小谢掰着指头一算,已有半年没见他们了,叹了一口气:“今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闭上眼,媳妇和娘好像就站在家门口,正笑吟吟的望着小谢一步步走向家门,家中的一切历历在目。小谢眼角划过一丝眼泪,轻盈地滴在草地上。

肩头猛的一震,小谢睁开眼,是小王。

“哥,你咋来了?”

“听营长说你被挑进咱的敢死队了?”

“嗯。”

一阵死一般的沉寂,只听见篝火燃烧木条的噼啪声。

“我替你去吧。”

小王一句话引得小谢一下子坐了起来。

“什么?”小谢话中充满不可思议和惊讶。

“你有老母亲还要照顾,去年才结的婚,媳妇是下个月生孩子吧。”小王把手搭上小谢的肩。

小谢沉默。

“所以啊,我没有爸妈,奶奶估计也活不久了,还是我去干这事比较好啊。”小王语重心长。

小谢双手抱膝,头深深埋在两腿之间,小王紧紧贴着他,一只手揽住小王的背,小谢轻声呢喃着:“好兄弟…”

次日下午四时,首长昂首立于这支二十二人组成的敢死队前,心中却满是不舍与痛心,“你们,准备好了吗?”首长略微沙哑的嗓音响彻天际,“准备好了!”二十二位铁血军人铿锵有力的答复似乎连大渡河水都要退让三分。

“出发!”二十二名战士在队长的带领下,手持木板,冲上了泸定桥。

桥对面的敌人察觉到情况,毫不手软,手中机枪像死神的镰刀,颗颗致命。战士们却把其当做战斗的号角,一齐喊着号子,向前铺着木板。

队长突然身体抽搐一下,接着猛的哆嗦了一下,血自口中喷洒出,从铁索中摔下了泸定桥,淹没在滚滚的大渡河水中。

战士们看见这一场面,连声高呼,“队长!”“队长!”回过神来,加快了动作。接着第二名,第三名倒下了,将大渡河作为他们的墓碑,将死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耀。

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敢死队成员仅存一半但是任务已经接近完成,小谢跟随大部队紧随其后。

小王代替小谢作为第一梯队的同志,已经爬到了桥头,冲向了敌军阵地,展开了白刃战。小谢加快了脚步,也跳上了岸,却看见小王惨遭敌人暗算,背后连中数枪,最后被敌人一脚踢倒在地。

小谢掏出手枪,“砰,砰”两枪击毙敌人,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小王跟前,伸手将他抱在怀里,小王已经快要丧失意识了,小王此时从怀中掏出一块玉,“这是奶奶给我的护身符,你先带着,如果革命胜利了,你回村了,要还给奶奶……”说着头一歪,倒在了小谢的怀中。此时敌人放火,欲以大火阻挡同志们的脚步。而小谢早已泣不成声,他轻轻放下小王,站了起来,脱下军帽,在火光的照耀下,缓缓伸手,向小王行了一个军礼。火光中,小王的笑容似在火中浮现。

80年后,大渡河上依然波浪滔滔,此时的小谢年近百岁,一身军装依旧笔挺。看着桥上来往的行人,小王的音容笑貌蓦然浮现眼前,小谢颊边流过两行清泪,脱下军帽,向大渡河缓缓敬了一个军礼。   (指导老师   田迁红)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