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友通讯>> 正文内容

想起母校犹如邂逅青春

作者:82届学生林瑞华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0日 点击数: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愿拨开记忆的荒草,拂去岁月的尘埃,走在飘雨的石板巷里,做回年少的自己。曾经的青春,丰沛也好,苍白也罢,终究是美好。可如果它当真能重新来过,我就忍不住还想要多一点的色彩、多一点的不羁、多一点的快乐。那个再现的场景就放在我的母校——无锡四中好了。

 

近些年很少回到家乡无锡。在北京生活多年后,近5年又先后在美国和澳大利亚工作,在空间上离母校、离师长都远些。我的亦师亦友的张建华老师说市北高中要庆祝80周年诞辰,嘱我写点什么,我的第一直觉,就是我实在没有资格再次写什么纪念文字,因为我人生太平凡、故事太平淡。可是,电话中张老师慈母般的口吻还是让我无法拒绝,我只好说,平凡、平淡如我,还是代表大家说几句吧,以“同学甲”的身份。

 

这话放下多日,我又开始疑虑自己是否能做好这个“同学甲”。即使是我们同在1982年毕业的那一届同学,被抛到急剧变化的中国大社会32年后,每个人在过着何等的生活,在怀着何等的情愫,我其实也无从知晓。但有一点我可以确信,无论经历了多少天翻地覆与爱恨情仇,护佑着我们走过青涩年华的母校,我们都不曾忘;无论我们是一起学习一起打闹的铁杆儿,或者仅仅是几年里时常擦肩而过而目光从未交汇的学友,我们都不相忘。既然如此,又何必扭捏?

 

不能忘的,不仅是那个物理的存在。母校在民主街上的老校址,我大概也是在刚刚毕业那几年去过几次。隔着厚厚的光阴,竟也有些记忆模糊;不能忘的,更多的是师生情、同学情。青春当前,难免慌张而盲从。青春于我们,大概更多在回忆里流光溢彩。住在青春里的人,往往不安多过快乐。是老师们温暖的目光,陪伴我们跃过人生最初的迷惘。我相信筑就一所学校灵魂的,不仅是写在纸上刻在碑上掷地有声琅琅上口的校训,更是普通的教职员工们自然散发出的爱心与每天每日的劳作与付出。

 

张建华老师身上,大概就集中了这样的美好。多少年来,在我心中她就是母校,母校就是她。课上课下,她是个行为作派统一的人。亲切、随和,没有架子,从不厉声说话,目光中却又是满满的期待。上她的英语课是一种享受。她讲课神情淡定,条理分明,语速均匀,板书漂亮,教的是语言,自然流淌的是文化。

 

分析句子结构是张老师的拿手好活儿,多复杂的句式,她都能用上下翻飞的下划线、分隔符、连接线等拆解得一清二楚,不明就里的没准儿还以为是在教基本乐理。上她的英语课,我不需要太玩儿命做课后复习,就能把语法和词汇记个大概,考试也常常轻易拿到高分。我学习上明显偏科,但英语考不倒却给了我快乐和自信,张老师的鼓励更给我插上了翅膀。

 

张老师是我和我的同学们一生的朋友。她始终给学生们一双倾听的耳朵,敞开心扉与大家交流人生感悟与心得,从不倚老卖老,居高临下。我们离校后,她更不以所谓人生成败来排定与昔日学生的亲疏远近。她经历过坎坷,却涅磐重生般地找回人生简单的快乐。如今步入晚年的张老师,收获着同学们的信任与爱。她曾经是学生们的老师、朋友,现在,她是大家的亲人。如果我生活在无锡,我会享受在街头、小菜场、公交车站和她的不期而遇。

 

张老师是这篇小稿的约稿人,我一点都没想过要在这些文字里“避嫌”,因为除了她,我真不知道还有哪个人、哪一段故事,更能让我穿梭回30多年前的四中校园。遇到张老师,是我的幸运。她改变了我和许多受过她教诲的同学们的命运,她是母校数不清的优秀教师的化身。母校成立80年来,正是有了张老师这样平凡而伟大的育人者,才使得学校拥有了如今的斐然成就以及不断发展壮大的美好前景。

 

对于母校的未来,我提不出什么有见地的希望,中国的教育事业如此深奥,岂容我等行外人置喙。但是,我愿意看到老师们用爱心和创造力去浇灌每一棵葱翠的青春之树,让每一个年轻的生命都快乐而自由地成长,尊重个体差异,不要过多修枝砍蔓。如果小明和小强生来不同,就不要试图让小明成为小强,那样只会让小明最终迷失在成为小强的苦难道路上。小明和小强只有各美其美才能美美与共。当年的我,即使半残到除了英语、语文其他什么都不好的境地,也还在强打精神力争挤上做小强的独木桥。幸亏有张老师的点拨与支持才做回了自己。学业如此,人格亦然。

 

我愿意看到当下和未来在校的孩子们享受知识享受课堂,锻造旺盛的求知欲、开阔的视野、强大的人格,这远比一次优异的考试成绩来得重要,它是你日后在漫长的人生路上走得稳健的法宝。理想教育、人生教育是要有的,但要让他们知道那个理想和他们个人的人生有何种关联。空谈理想,不如放点音乐,大家一起来跳舞。

 

美国的高中、大学也有和我们类似的校庆活动,他们的活动有一个我喜欢的名字——homecoming,直译即“回家”。把母校称为家也并不夸张啊。这样的家,属于大家。我从1977年到1982年在当时的无锡四中读书,从13到18岁,这是多么金灿灿的日子啊。那个岁数上,难免敏感脆弱,而记忆力却超强,发生在那个年龄段的事件,动不动就成了影响一个人一辈子的大事件。离散多年的学子,重返曾经滋养过自己的家,该是多么温暖的一幅图画。大家围坐在一起,说说那些“大事件”,在我看来就是对那些共同记忆的最好怀念。

 

80岁,对于一所学校来说应该还属于盛年吧,祝愿我的母校在今天的伟大时代里青春勃发!

82届学生林瑞华于堪培拉

 

简历:1977-1982年就读于无锡四中,1982-1986年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大学。1986年大学毕业后,即跨界于新闻与外交之间。曾供职于文化部外联局、中国文化报社,2009-2013年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工作,2013年起在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工作。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