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友通讯>> 正文内容

我在市四中成长

作者:华福代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0日 点击数:

   1960年高中毕业前夕,我父亲来校看我。门卫老计用手比划着对我父亲说:“华福代现在是个大人了,当年刚来时还只是个大老小。”是啊,从54年进二初中到60年高中毕业,在四中的6年,我从一个懵懂的乡下大小孩成长为一个有志向有抱负的青年。现在回忆起来,中学里的许多老师,许多事情还历历在目

     四中良好的校风和一批优秀的教师,使我们这批学生在文外数理化各科都打下坚实的基础。陈冀亮老师教的俄语,高士元老先生教的语文,浦德坚老师教的数学,吴时强老先生教的三角几何,潘仁俊老师教的物理,胡玉泉老师教的化学都是出类拔萃的。他们给打下的基础使我们在此后的学习工作中受益无穷。也使我在清华大学期间能保持各科成绩名列前茅,为年级因材施教的对象;也使我在三十八所(雷达研究所)期间有良好表现,为所长和总工程师王小模(现誉为机载雷达之父)欣赏,较早担任第七研究室副主任。初中时,金顺达老师的语文(尤其是汉语拼音),戴伯勋老师的地理,刘厚江老师的历史(黑板上几笔就画出一幅历史上的中国地图),都是引人入胜,经久不忘。

。  回忆在四中的中学生活,学校同时积极开展各项活动,使我们德智体各方面获得较好成长。记得初中时,班上曾编排小节目,上街宣传党的政策;薛祖学为骨干的体操队有多次出色体操表现;晚上与部队战士联欢非常热烈告别时依依不舍;陈盘寿的一曲二胡“良宵”,陈士鹤悠扬的笛声,惊倒班上许多同学;还记得高中时,大炼钢铁到体育场,日夜奋战;到丽新纺织厂跟班劳动二个月,认真不怠;除“四害”,赶麻雀穷追不舍,一直追到黄巷乡麦田里。正是参加各种活动,养成了我们紧跟时代,接触社会,接近工农的习惯,培养了我们积极向上奋发拼搏的品格,使我们在以后求学和工作岗位上,能做出较好的成绩。

    四中老师对学生的思想和生活也是很关心的。我家在东亭乡下,54年刚到二初中时举目无亲,是钱保元副校长(当时是教导主任)把我领到几个学生的合租房,搭伙到一个民办食堂,解决了食宿之困。高中时班主任是陈冀亮老师。大家选我当班长,我什么都不懂,事事都要去问陈老师,他总是很耐心教我。高考填志愿也是请教了陈老师定的。 陈冀亮老师的博学和言传身教,深受我们的敬重。陈老师八十岁那年,我们59,60届部分同学为陈老师开会祝寿。陈老师年老生病卧床不起时,我多次去看望他。他去世时,我和

彭毓芬一起参加了他的追悼会,送他最后一程。

    市四中,有我许多美好的回忆。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文章:市北回忆
下一篇文章:无悔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