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友通讯>> 正文内容

青春的散笔

作者:九零届高三《5》班 蒋卫东、石磊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0日 点击数:

四月的无锡满城飘着清新的花草香气,和着雨丝沁人心脾。在这么一个舒心美好的下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他告诉我他是我的同学陈志坚,高中毕业班的同学们在找我…….当时我脑海里一下子就突然回闪到了24年前的那段同样湿漉漉的岁月里。

24年前 我们还是十八九岁的年纪,那时候我们在市北高中高三(5)班这个班级里告别了母校,踏入了社会。我记得那年也是一个下雨的日子,毕业后还没离校的我最后一次一个人走在操场的跑道上,望着雨中的跑道一圈一圈的数着,我不知道面对我们的以后的岁月会是什么样的,有种解脱的感觉,又有种对母校恋恋不舍的伤感。

我们是市北高中第一届的新生,(也是正真意义上的第一届毕业生),从不同学校考到了这个绿树成茵的校园里。开学的时候阳光灿烂,同学们怀着对新学校的憧憬和期待,踏入了高中阶段。

当时的学校在青石路民主街那里,门口有个大饼油条店, 有的同学赶不及在家里吃饭就在学校门口买了吃, 那个店是我们早上和上班的人群排队抢早饭的地方.

学校门口的道路是条小巷子, 边上是个小的三岔路,其中一条路通往运河边上的吴桥,路上有个天主教堂,教堂的弥撒大殿和我们的教室只有一墙之隔,每天早上我们都很神奇的听到唱诗班的整齐的和声.一墙之隔,两个世界,我们坐在教室里常常在想,上帝的天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朗朗的读书声和教堂的钟声仿佛就像我们青春的一种旋律,伴随着我们的每一个清晨。

陈志坚告诉我,同学们建立了一个QQ群 邀请我加入,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又一次回到了这个集体的怀抱,毕业后同学们大家各奔东西,上大学的上大学,没考上大学的都各自的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光阴流逝了24年,岁月在我们脸上刻画的痕迹都显示着我们的青春已经不再。

群里有一张毕业照,看着一张张的年轻幼稚充满个性的脸庞,我心跳加速,喉咙哽咽。每一张脸庞都那么的熟悉,虽然有的名字喊不出来了,但是是那么的亲切。

青春的岁月总是那么的美好,也总是那么的青涩无奈。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各种特性,这些特性把整个校园的色彩填充的多姿多彩。我们的学校文学社,在指导老师的带领下,聚集了一批文学青年。用手中的笔描绘着种种年轻的心情,描画着心中的各种美妙的场景.北岛舒婷的朦胧诗,琼瑶席慕容的美丽意境,各种文学的题材各种文学的思想,像火花一样的迸发。

我记得我们班里文学比较好的是李进, 当时的笔名叫冷火,他觉得冷的火富有生命的力量,从文字的表述方式来讲是种矛盾的体现,事物总是充满着矛盾,用冷静的心态去点燃热情的生命,这是我对他笔名的理解,因此他是一种特立独行的风格的代表。

学校当时候建了一个新的教学楼,我们从高二开始就搬到了新大楼,老师们都很高兴,对同学们说,新的环境要有新的成绩,同学们大家要努力。高二分班,五班六班是文科班,其中我们五班是普通班,六班是重点班。分完班后的心里落差的失望感真的让人很窒息。

高二的时候副科都要结业考试,我们几个副科老师都比较认真,对我们的教学孜孜不倦,在副科部分我们基本都顺利的通过考试,当时候我心里想着,离考大学成功了一半了。

不知道是压力还是什么,突然某天开始班里面笼罩着比较晦涩失落的气氛,大家的情绪都开始不安。校园里的梧桐树叶都一夜之间仿佛凋零了,校园里飘满了落叶,飒飒的秋风盘旋着,吹得人心里冷冷的。我们不再那么意气风发,笑意堂堂 ,笼罩在我们头顶的好像是很多很多的乌云。那种情绪传染着班里的每个人。也就是在高二,发生了许多事件,5班一下子成为了全校最著名的渣滓班,几乎当时学校所有的风云人物都出在了我们班。有些同学打架斗殴是常事,抓进派出所司空见惯。5班成为自建校至今最让人头疼却又无计可施的班,绝无来者。

多年以后的今天,同学们又相聚了。有同学说,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当时候在高二因为和六班的成绩的差距,大家对自己的前途感觉到了一片的渺茫,这种情绪波动着班里的学习气氛,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的产生了连锁的反应。其实我们只要当时候有个正确的思想指导和严格的对我们的学习规范,我们这个班级不会笼罩着这么灰色消极的气氛。

群里有些现在的搬了新址的学校的照片,学校面积扩大了,老师也都是新面孔了,那天到学校里同学24年后第一次见面,我们看到了我们毕业班的班主任徐铨老师。

老师已经70岁,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洪亮,和以前比起来精神还是那么的矍铄。据说现在他的主要的‘工作’就是唱歌,加入了我们无锡最有名的山禾合唱团,一个高水准的专业演出团体。老有所乐,夕阳无比美丽。

高三的时候,徐老师临危受命,他担负着改造和提高5班的重任,在还没开学的暑假,他就跑遍了几个当年让学校头疼的后进生家里,与素未谋面的同学促膝长谈。据那些同学回忆,正是因为徐老师,他们才会在高三努力地克制自己约束自己,以致高三一年全班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巨变。记得开学第一天,徐铨就给我们讲了很多的道理,每个人的头皮都感觉一紧。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家都仿佛从新换了个人一样,突然间都有了紧迫学习的动力。老师讲课开心的时候还会开心的嘴里哼哼,严肃紧张的气氛里我们得到了很大的放松。原来这个老师是那么的严厉又慈祥。他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就像被看穿了一样,他会像严厉的长辈一样跟你谈话也会像小孩子一样的和你开玩笑。他的笑声具有穿透力,从一楼都可以听到他洪亮的声音从四楼传来。

那时候的天我们感觉很蓝很蓝,阳光到哪都是灿烂的。时至今日,我们还时常会想,如果高二就是徐铨老师做我们班主任,或许一切都会改变,或许还会出现更多的大学生。

在操场踢足球是我们班男生最喜欢的一个运动,老师也会让我们放肆下在功课不那么紧张的时候去踢会,身体的素质一直是他要求我们提高的,

青春年少的我们在足球场在篮球场上的身影我至今不能忘怀,女生们拿着羽毛球在边上打,还有的女生坐在操场边上的草地上唱歌,还有运动会上气喘吁吁的我们班的小胖子,一切都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场景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我突然想起了电影《老男孩》,各种状态各种姿势各种青春都交织在了一起。

有人说:青春年少的激情是最美的风景。

青年人的成长需要激情的燃烧,比如冷火的燃烧,火是冷的他也能燃烧,违背自然规律的背后却是一颗火热的心。青年人的岁月永远是值得珍惜记忆的 不管这个记忆是好还是不尽如人意,它总是上天给予我们人生最纯真的美丽。

24年里 我期间回到过学校几次 ,听着教室里学弟学妹们的朗朗书声,围着梧桐树转着转着,当时就觉得学校真好。学校门口下学上学依然是那么的拥堵,这种拥堵让我感觉到了力量,虽然离开学校了,可是我们的校友越来越多,我们在社会上工作并不孤单,学校是我们温暖的第二个家园。

走过学校的食堂 想起了排队用饭菜票打饭的场景 ,每到饭点跑到第一个去排队的总是那么几个男生,学校的菜票我还依然记得,学校的饭香我依然怀念。

人到中年,我们的孩子也都进入了中学,现在的学弟妹们和我们的孩子差不多年纪,突然觉得很有意思,也许我们的孩子也会考入母校成为我们的学弟妹,那么当时候老师对我们的谆谆教导,也会传入我们孩子的耳朵里。

年轻真好,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后悔的或者骄傲的,在现在看来都是一种财富。年轻人需要激励,年轻人需要导师的循循善诱,年轻人需要有年轻的激情去书写自己美丽的青春。

2014年这个春天,同学故友的出现让我又重温了我的青春,如今的我们,有同学经过继续学习,成了高工;有同学刻苦工作,成为了所在医院所在公安局所在跨国公司的骨干;更多同学自己创业且事业小成。回想当年一阵唏嘘,流逝的时光让我们觉得既陌生又亲切,这个集体又开始了第二次青春。

致我们逝去的青春岁月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