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友通讯>> 正文内容

从中学走来

作者:张福祖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0日 点击数:

    忆起中学时代感慨颇多,1963年入学至今已有50余年了,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但校园的生活,老师的教诲,同学的交往,在脑海中时常浮现。那段岁月对于我后来的成长,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它是一座连接通往美好未来的阶梯,我在学术上取得的成绩都是建立在中学学习基础上的。

    如果说小学学习起到扫盲的作用,让一个人立足社会自食其力能有基本的知识保障,那么中学学习则进一步提高个人的社会生存能力,这一阶段的基础学科知识,不仅帮助人们对于自然社会的起码了解,还是以后的工作生活,继续深造,科学研究的基础。

    中学的知识大都用于宏观世界的解释,要想仔细观察细心体会生活中经常碰到的一些自然现象离不开它们。从学术的角度来看,以后知识层面的提高只是概念上的拓宽并辅以所需的数学工具,如简单的距离-速度-时间经典物理关系,在微观世界如阐述粒子运动时仍然使用,只是更具统计意义。这些知识的运用也无处不在,去年我因为肩部关节疼痛看专科医生,他认为我应该注意用力姿势,对着人体骨骼模型,他讲起了力点-力臂-力矩的关系,让我这个学物理的汗颜。

    离开中学后,去了农场,从那里上了大学,成了那个特殊年代特有的“工农兵大学生”,对这批人,社会多数民众不待见,80年代中期,我决定来澳大利亚攻读博士,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摘帽”。记得澳大利亚电子学权威Rugby教授的第一次约见,算是面试,他在纸上画,就靠着那点主要还是在中学积累的英语结合专业知识给应付过去了,几次面谈后,他同意收我读研并给于奖学金,但由于他提供的奖学金的不能按时到位,按政策规定从新一年开始,海外学生需付一笔数目不小的学生签证费,随后他便把我推荐给后被冠以太阳能之父的Martin Green 教授,第一次见面,什么也不问,随便聊聊后,他干脆给了一本该是他批改的应届毕业生的毕业论文让我看,也是凭着那点中学的语法知识加上一本专业英汉词典,两天后带着修改的建议去见他,此时已届年末,带着他开的支付半年奖学金的支票到政府海外学生办事处,这一天是圣诞节前的最后一个政府工作日,我也成了澳大利亚最后一个不需要交付昂贵的且逐年增加的学生签证费的海外学生。

    硕士学位的获得只要比同行做的更好,或对已发现的事物的机理的有一些新的认识就可以了,而博士学位的获得要有独到的发现或创新科研成果并得到国际同行们的认可。这样在读学位时常要把一些新的构思通过新型器件的制作付诸实施检验,中学时代培养起来的动手能力,在这期间的研究工作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记得中学放学回家拐上青石路时,拐角上有一个20多米见方的水塘,一位当年武汉造船厂病休在家的船泊动力工程师,或闲来无聊,或职业兴趣,时不时会碰到他在塘边摆弄自己制作的轮船模型,逢此我经常驻足观看,这种预先设置行走程序的模型,不同于今日市场常见的遥控模型,预置不当,就回不到操纵者身边,要下水打捞。和他熟悉以后,在他指导下,利用废弃材料我开始做小电机模型和船模。文革中学校罢课期间,主动到无锡无线电二厂劳动,厂方同意我的要求,被分到了电工间,几个月下来,跟着老师傅们学到了不少手工技能。

    中学一年级我还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业余无线电收发报训练,它说不上给我的职业生涯带来什么影响,但我喜欢那种不断提高收发报速度的挑战,由于参加活动者不得影响学习,如见学习成绩下降就被淘汰出训练小组,要尽量按排好学习与训练的时间分配,这期间的训练让我自侓了好多。

中学是人生的长身体和长知识的重要阶段,在校建立正确的学习方法,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培养广泛的兴趣爱好,打好底子,让我一生受用无穷。

我是这所学校培养的,我姐和我哥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值此80周年校庆之际,我们衷心地感谢辛勤培育我们的老师们,我们永远忘不了他们!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