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德育天地>> 习作欣赏>> 正文内容

《胡须》

作者:无锡市北高中 2015届高三(3)班 丁一旻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6日 点击数:

我站在镜前,刮着胡须,刮掉了无知;

父亲站在镜前,刮着胡须,刮走了年华。

 

大概是从父亲那获得的遗传,从初中开始我就逐渐长胡须了。刚开始还算少,但是我却偷偷地用剪刀剪,胡须却在一天天地变长变硬。我为了不让父亲发现,每次都比划好胡子的长度,每次都只剪到那么长,可惜还是没能逃过父亲的“法眼”。在一顿责备后,父亲收起了剪刀,郑重告诉我不要再剪了,否则会越来越多的。我被“唬”住了。

在父母眼中,我们永远都是小孩子,小孩子永远把大人的话当作“耳旁风”。在忍了几个礼拜后,我还是敌不过胡须的“肆意”生长。只可惜那时,剪刀也无能为力了,我把目光转向了父亲的手动剃须刀。曾经看过父亲刮胡子的样子,十几分钟就能把胡须刮干净。于是,我也偷偷学着父亲“有模有样”地刮起来。然而,祸不单行,因为没有掌握技术要领,我一不小心就把下巴刮破了。疼,钻心地疼。我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去房里叫醒了正在午睡的父亲。父亲一下子从床上竖了起来,把我拉到客厅,让我脸朝着有光的地方,前前后后给我看了个遍。在一番清洗消毒后,父亲帮我贴上了创口贴,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这次,他并没有太多地责备我。后来,我留意到他每次用完剃须刀后,都会藏起来不让我找到。

很快,我步入了高中。我在长高,胡须也在生长。高中的第一个生日,父亲送了我一件礼物——电动剃须刀。“你也长大了,总不能老是让你满脸胡渣地走出去吧!”我问父亲为何要买电动的而不是普通的剃须刀,父亲用“那玩意儿你不会用,刮得生疼”回复了我。

疼,确实疼。可是父亲,您就不疼吗?您却用“我皮糙肉厚”来回答我。玩笑归玩笑,可是这句话却又令我像那被刮破的下巴一样疼。父亲是那种人高马大的身材,老照片上的父亲一头黑发,八字胡。可惜美好的岁月总是那么容易流逝,纵使再人高马大,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袭。如今的父亲,头发变少变白了,背也微驼了,但是两颊的胡须却没有少,还是那么硬,那么扎人疼。这也许正是父亲走过的路、经历的事一点一点地积淀,化成了两颊的胡须。“扎人疼”,心疼!

如今的我,每隔两三天就会刮一次胡须;我想,那时的父亲也正对着镜子刮着胡须吧。镜中的那个人,是我;镜中的那个人,也是父亲。不同的是,镜中的我,流畅自然地刮着,耳边是剃须刀电机转动的声音;镜中的父亲,却是小心翼翼地无声地刮着。不知有多少次,他刮破了自己的脸颊,他没作声忍受了那“疼”;也不知有多少次,外面的风雨刮倒了他,他还是默默地忍受。这些事,我不知道,父亲知道,岁月也知道,于是又在他的脸颊上添了几笔。

“体之发肤,受之父母”,我想,“胡须”就是父亲给我的最好“礼物”。纵然剃刀再锋利,胡须还是会反复生长,并且越来越硬。“愈战愈强”,“愈败愈刚”,这难道不是我们行走于世的一条箴言吗?

 

我站在镜前,刮着胡须,刮掉了青涩;

父亲站在镜前,刮着胡须,刮走了岁月……

 

点评:“淡极始知花更艳”,文章于看似不经意间将诗意芬芳轻轻带出。很难想象,当尖硬扎手的胡须遇上了外表粗犷却心思细密的作者,由此便演绎出了一段父子间毫不张扬却也情意融融的爱的表达式。

小伙越长越成熟,文字越读越有味!

荐评教师:秦 蔚

 

作者简介:丁一,市北高中2015届3班学生。高考总分345分,现录取于苏州大学管理科学系物流管理专业。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文章:《一路上有你》
下一篇文章:《市之北,秋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