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德育天地>> 习作欣赏>> 正文内容

《桃花依旧笑春风》

作者:无锡市北高中 高一(8)班 王 琪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6日 点击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花竞绽,笑迎春风。苏黛漫步其间,不由脚步加快——远方箫声传来。

花开怡然,抵不过树下白袍飘然;花色浓烈,低不过他的箫声清越。

春风微凉,温柔地拂过他的眉、他的唇、他略显阴柔的脸部曲线——无汉唐的雍容、战国的威严,却另有一番建安的风骨、魏晋的风流。

落英纷飞,箫音骤停。

宋乔扬眉,淡淡道:“为答谢小姐三日流连,宋某吹箫一曲,以酬知音。”

 

呵,整整三日。

月光透过窗格间糊着的碧纱纸,倾泻于苏黛的指节。如缕缕情思,缱绻缠绵;却又沉重异常,压在她的心尖儿。苏黛觉得,自己已快拿拈不稳手中的绣花针。月影迷离,晃得其意乱;月色朦胧,引得其痴醉。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清音婉转,如涓涓清流漫过干涸多年的心田;“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渐渐地,泉水横溢,声势愈发猛烈,情感于此刻喷薄而出;“好一似嫦娥下九重……”苏黛缓缓闭目,浓密的睫毛如蝶翼般惹人怜惜地颤动着……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娶,一生休。

“阿苏,我们一同离开这里可好?”梳弄着女子的长发,宋乔轻声道。

苏黛讶异:“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他紧紧拥住她。“今夜丑时,我在你楼后那棵桃花树下等你。”

他分明感觉到她的身子一紧。

我会娶你过门——

想了想,他终未说出口。

 

园中戏台上,锣鼓声正喧。

“想当年我也曾绮装衣锦,到今朝只落得破衣旧裙……”恍惚间,苏黛在戏台中央似瞧见了自己的身影。“我只得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如花似玉的面容正一寸一寸发皱腐朽,戏子的花翎水裳竟丝丝缕缕地化成粗布棉衣。“休恋逝水,振作精神,早悟兰因……”苏黛掩面而逃。

 

“混账!你还敢回来!”眼前是父亲暴怒的面容。“你这个家族的异类,还回来做什么?!”

……

“啊——”冷汗从额间滚落,苏黛自床上猛然坐起,大口地喘着气,脑海中不断浮现着“想当年我也曾绮装衣锦……”

想、当、年……

外面正下着雨,雨珠自檐角滴落,重重地砸于地面。寒意升起,苏黛的神智登时清明。

她才不要“想当年”,她亦不敢做那家族的叛逆者。她虚荣么?也许,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理智?她自我安慰着,即便她心知有什么东西正自她指缝间流淌而去,且再也回不来。

    已近丑时,苏黛并无要下楼的意思。隔着漫天的珠帘,隐隐约约,她似乎瞧见有人影在桃花树下张望等待。

 

桃之夭夭,宜其室家。

苏黛出嫁了。

夫君是镇国将军之后,家世显赫。

门户相当,郎才女貌。

新房里,苏黛静静地望着窗外,道“今儿的月亮,真美。”

夫君宠溺地笑道:“十五的月亮都是这样的。”

苏黛不语,只是仰首瞧着——她真愿仔细地看清它,看透它。

其实,她心下了然,再如何赏,亦不复当年明月了。

窗外余音绕梁:“……清清泠泠落在广寒宫……”

 

春风如旧。

箫声中,桃花俏眼含春,顾盼生姿。

苏黛不知,其实那晚宋乔亦未赴约。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台上宋乔演戏给别人看,台下又何尝不是在看别人演戏?看到她乍听离开便手足无措的样子时,他已然猜到结局,只是他没有勇气去验证自己的对错,或许也是不想。

自己的这出戏,尚未开演便已曲终人散。

 

远处锣鼓震天,一曲新的传奇在戏台上缓缓拉开帷幕……

【完】

 

点评:千古江山,才子佳人,锣鼓喧阗,一朝繁华,风流终散场,空余桃花依旧笑春风。

小作者似乎深谙中国古典小说“才子佳人”式的写作套路和手法,开场便将红粉苏黛、小生宋乔的相遇设置于漫天桃树盛大的花海下。那灼烁动人的粉色,朦胧迷离的月光,俨然成为主人公情感起伏的意象承载,含蓄隽永。对人物细腻情感的拿捏,内心独白的外化,亦是游刃有余,颇显功力。更为难得的是,通篇以《诗经》句子和戏台唱词贯穿,既符合宋乔戏子、苏黛听者的身份,更为两人的相识、相知、相别营造了凄美氛围,暗示了曲终人散、物是人非之结局。

老套的故事,但是作者并没有赋予他们如张生崔莺莺般传统“大团圆”式的收尾。在“情感”与“理智”的搏弈间,两人终究还是战胜了爱情的一时冲动,遵循着各自既定的人生轨迹,按部就班地生活着。只是,在对文章立意的处理上还欠单薄,促使苏黛放弃爱情的原因竟只为日后不能忍受清冷生活,这未免大大削弱了人物形象,也不符合主流价值观。

 荐评教师:秦 蔚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文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