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德育天地>> 习作欣赏>> 正文内容

《坚守与突围》

作者:无锡市北高中 高三(2)班 蒋书铭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6日 点击数:

罗曼·罗兰在留给这个世界的宝贵精神财富中有如此一句箴言:“所有缺少过去的未来都是荒谬的,所有囿于过去的未来都是毫无意义的。”初读此言,不禁略感索然。然而,思量过后,竟发现此言一语成谶。即使蒸汽机的轰鸣划破封建的天空,电气的闪烁照亮未来的道路,不幸的是,当今的社会陈腐旧念随处可见,而离经叛道之举更是比比皆是。

在这个物质力不断膨胀、精神力不断萎缩的时代,我们需要坚守传统,更需要突围传统。

“系缆月华生,万象浴清影。”短短十字,道出了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对于中华传统美学一生的辛勤耕耘。最激荡的繁华经历过,最深沉的苦难也承受过,而他,人如其名,以淡泊明镜之素心,谱写中国传统美学之华章。烟雨三月的江南水乡,他觅得传统文化中的那一份雅致灵启;雄伟奇崛的敦煌石壁,他领略到那一份奇诡雄壮之美;在那座静穆之园,他更是触及到了一个民族最深处的记忆肌理……

也正是在传统的浑厚与美学轰鸣的淬火之中,伴随着精神创造力的唤醒、孕育,宗白华先生终于攫取到了美学世界中崭新的白光。“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面对世间浩如烟海的美学门类,先生惟专注于中华传统之美,此可谓之“至美”。

历史的洪流不断洗刷着传统精神的沃土,这块土地是我们的先祖以鲜血和汗水浇灌而成的。然而,也只有血沃之地,才能生长出真正的“金麦穗”与“赶车谣”。身处此地的我们,更应突围传统,走向未来。

“我,只能冒险。”语出文森特·梵高。这位荷兰最伟大的画家穷尽一生,追求对传统之美的突破。在那妖冶如火的“向日葵”中,肆意舞动的爪牙瓣花朵是末日宣判前的圣火,燃尽了一切陈腐、世俗;在《星·月·夜》,奇异旋转的星辰似要将旧世界吞噬……他在突围之路上并不顺利,备受冷雨与摧残,但他仍是用一种为“新艺术”殉难的方式为人类挽回了崇高的美。我相信,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刻,苦难的沉疴早已化为新艺术的养料,助他心中的麦田生长。终于,冲破他视网膜上那一层忧郁,迸发出崭新的未来。

现今社会,有多少人空洞的躯壳下,早已泯灭了对传统的尊重,更摒弃了对未来的突破?当他们来到地狱厚厚的叹息之墙前,顺着生前的惯性用肉身去撞击高墙该有多痛苦?化用艾略特之言,囿于传统,世界将会以一声呜咽结束;而缺少过去,人类灵魂的庙宇则将坍圮。如今的社会,要的不是一场没心没肺的麻醉,而是一台惊心动魄的手术,甚至是一场事关生死的精神战争!

钢铁森林背后的沸反盈天,应是对传统的坚守,对传统的突围。星空下的我们,更应该在传统中数点着对未来的期望。

 

点评:蒋书铭同学擅长于材料、辞藻的灵活组合运用,并在不同的情境下赋予其新生。文章中信手拈来的气魄好比劲风穿林打叶,对现实的反思也是细腻深入。在大多数同学仍做着困兽之斗时,蒋同学已经跳出了作文的“铁屋子”,他的文章够干净、够利索、够直指人心,这值得大家品读、学习。

 指导教师:徐 松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文章:《静听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