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教育科研>> 学委会>> 教师成长>> 正文内容

校训及其背后的文化故事

作者:无锡市北高中 来源:无锡市北高中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7日 点击数:

校训:历史根脉 学校风骨

  “校训”是什么?许多辞书以及学者论述都有界定,尽管表述有异,但其核心内涵却相近:它是学校文化的精髓,有着潜在而巨大的教育力量。校训是一种格言、箴言和座右铭,它蕴涵优秀的传统文化,体现办学者的理想追求。因此,具有强大的历史思想深度和文化穿透力,是校训拟制的必然要求。

  从历史中走来的校训方为经典

  看一所学校的气质如何,捷径之一就是看它的校训。校训反映了学校的源头,承载了学校的历史,也是学校教育应有的价值追求。清华大学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南京大学的“诚朴雄伟,励学敦行”,复旦大学的“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这些校训从历史中走来,体现了学校博大深邃的传统精神,传诵不衰,历久弥新。随着社会的变迁,其理念内核不断被赋予时代新意,但始终是学校发展的精神主旨与指向标识,体现其与传统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及独特的个性,表明其具有悠久的历史和自身独有的特征。

  江苏省南通中学的校训是“诚恒”二字,即“诚于做人,恒于学问,是为诚恒”,以训导学生养成忠实诚恳、平常恒久之素养,学生在做人做学问上,也不断努力达到“诚恒”目标。学校从创办之初到现在,曾两易校训,1934年3月15日重立校训为“亲爱精诚”,上世纪40年代重立校训为“和平、奋斗”,1946年则恢复“诚恒”校训至今。不同时期的校训,是一个个深沉的见证者,伴随学校走过百年沧桑,使学校有所建树。细寻其百年办学兴旺之源,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于“诚恒”校训一以贯之,百年文脉绵延不断。也正是这条绵延的文脉,让人们在感叹一座学府厚重历史的同时,也积极地汲取中国传统道德的精髓,进德修身,以奋发进取的精神状态不断充实校训。

  秉承历史,校训的历史脉络折射中国教育的变迁,只有维持校训的精神内核,才能形成学校独具特色的文化经典。

  基于文化基因凝炼的校训更具风骨

  习近平总书记不久前在北师大与师生交流时指出,很不赞成把古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体现在校训的方方面面,如校训的内容反映我国传统的“德性”文化,强调道德养成,大多选用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特点的词语,且大多引经据典,源出古语,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是传统文化的反映,根植于深厚的传统文化,承接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真脉。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校训是“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由我国近代著名教育家和书法家李瑞清先生提出,源自明朝洪应明《菜根谭》一书,是说人能吃得苦,方能做成事。1905年,李瑞清出任两江师范学堂监督(校长),主政期间提出这一校训,倡导“俭朴、勤奋、诚笃”的校风。古人云:性定菜根香。静心沉玩,乃得其旨。在近代被简化为“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菜根虽苦,耐性细嚼者方可知其香;人生诚难,静心审视者才能得其真。质朴无华的语句,是对人生观、价值观的高度浓缩和精炼概括。

  校训以其独特的历史传承和丰富内涵,厚实了传统的学校文化精神,不仅在于点滴的历史典故与名人琐碎的求学追忆,更在于它营造了一种文化、一种传统。然而,也有一些学校的校训,随着校领导更换而更迭,缺乏历史的厚重。还有一些新建学校在办学定位尚不清晰的状态下,以时髦的口号作为校训,更有甚者生硬地把校长个人所好变成学校的“个性”和“特色”,导致其价值缺失。

  学校文化底蕴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代一代传承,是不断丰富、长期积淀形成的结果,校训更是以其深刻的文化内涵成为学校文化精神之魂。追根溯源才可以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否则就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南通市教育科学研究中心 王广辉

校训不可沦为“文字游戏”

  人们普遍认为,校训是学校文化的精髓,是广大师生共同遵守的基本行为准则与道德规范。它既是办学理念、治校精神的反映,也是教风、学风、校风的集中表现,体现学校文化精神的核心内容。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无数事例表明,不少人其实并不明白,“校训”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样的校训才具备应有的价值与担当。

  2013年,南京师范大学两位学者对江苏省92所四星级高中的校训内容进行系统梳理和量化分析,发现这些学校校训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依次是:厚德、崇德、正德、尚德(尚诚、尚勤)、求真、求实、笃行、创造(创新)、自强、博学、进取、团结、严谨,等等。他们按照语言风格对这些使用频率高的词进行排列组合,再按流行的四言句式进行表述,如“崇德博学”“厚德笃行”“勤奋求实”“创新进取”等,几乎就能直接得出不少学校的校训。

  我们当然不能因此就否定许多学校校训所体现的教育理想与价值追求以及它们所彰显的历史渊源与文化取向,但有无数例子表明,不少校训或者来源可疑,或者面目老旧,或者千校一面,要么刻意肢解名人语录,要么盲目照搬历史典籍,要么谄媚复制时代术语,要么随性胡编乱造,甚至有的学校,校长换了五六个,校训竟也更换三四次,结果都不免有文字游戏的味道。

  追本溯源,去伪存真,我们应该清楚,“校训”其实是学校里“可以作为法则的话”。既如此,那么,那些近乎文字游戏的话语又何足为训?在我看来,校训是格言、箴言和座右铭,更是期待、标准和宣言书。校训的拟制与实施应该源于学校的历史文化,基于学校的教育现实,进而展望未来,确定方向,厘清路径。

  上海市闵行区平南小学的校训是“天天有新的变化”,他们的解释是,要求教师的业务每天有小小的长进,学生每天有小小的进步,学校管理每天有一点新变化,这样,积少成多,积微成著,与时俱进。海门市东洲小学的校训则是“每天进步一点点”。这两所学校的校训异曲同工,不盲从古话,更没有大话空话、废话套话,容易为师生谈得来、记得住、做得到、带得走,是他们教与学生活中最亲切的劝勉、最贴切的指南,想必多年以后师生还会想起这样的“佳话”。

  一则校训,多则十数言,少则一二字,只要被广大师生由衷接受并达成共识,就会转化为实际行动,通过导向、激励和化育,发挥出催人奋进、让人向上的关键性力量。反之,校训无论多么古朴典雅或时髦新奇,让人看不懂、记不住,甚至想不起,或者火爆一阵之后便复归蒙尘,寂寂无闻,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校训”,而成为学校教育实践中的一种 “败笔”,抑或是一种“教训”。

  好的校训,让人铭记,令人深思。当然,看一所学校如何,归根结底还是要听其言、观其行、察其态。如果在师生的言行与气质中,找不到校训的引导与影响,就只能说,校训还停留在纸面上、文字里,不能算是合格的学校“法则”。

  校训是写在纸上的,师生才是鲜活的“校训”。不管有着什么样的校训,只要办学者和全体师生领会其精神、践行其要求、完善其意义,我们就可以说,校训走出了文字,走进了生活,拥有了强大的教育力量,鲜明地体现了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治学特点,由此形成的校训文化则成为学校教育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南通市教育科学研究中心 邢晔

校训必须深入人心

  伴随着校园硬件设施的改善,总能看到不少学校用玄妙的文字、高档的材料、醒目的字体在校园显要位置,摆放着名为校训的标牌。然而,与教师们谈及此牌,或者不知内容,或者不解其意,能作深入阐释者寥寥无几。如果问及学生,更是一脸茫然。这种高高在上的“校训”,既不可能成为学校工作的思想指南,又不可能成为全校师生的行为准则,更不可能内化为师生员工的自然行为,何“训”之有?这种校训仅仅只是校园内一块冰冷的标牌而已。

  设立校训,为的是以简明的文字入心,以丰富的内容给师生以教导和训诫。校训作为学校文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必须让师生记忆、理解、阐释,并成为师生共同遵守的基本行为准则与道德规范。只有这样,标牌的内容才能称之为校训。

  建设校训文化的最高境界,是让校训精髓奔涌在全校师生的血脉中,弥散在全校师生的灵魂里,使之从全校师生的自然行为中不断向外流淌,再去影响他人、影响社会,反哺于学校的校训文化建设。这个过程也许非常漫长,也许非常艰难,但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也只有这样,墙上的校训才能演变为学校的文化。

东台市弶港农场农干桥学校 周国华

校训背后的文化渊源

  我校的校训仅一个“诚”字,但却蕴含着极其特别的力量和意义。

  我校地处天下第一村——华西村,所以,在学校文化的构思和践行中不可避免地带有地方特点。华西村早已家喻户晓,然而它的知名主要侧重于经济层面,很少提及它的文化内涵。作为传播文化、文明的学校,自然要考虑这个问题,因此,结合当地发展历史,我校最终将“诚”确立为校训。

  诚,代表了当地人在做人做事上的态度,就是要扎扎实实地把事做好,在待人处事上要坦诚相待。换句话说,当初正是由于华西人坚持了“诚”的理念,才成就了今日的辉煌,这是带给人们的最为宝贵的财富。我校地处华西村也就有了更为明确的教育理念,就是要让学生在文化的熏陶和引领下,逐渐成长为一个诚实守信并能扎实做事的合格公民,并且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将这种理念传承下去。

江阴市华西实验学校 朱静江

(原载于2014年11月12日《江苏教育报》)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